• 導航菜單
      首頁 >  » 正文

      18LUCK進不去_我不再是別人的風景

      “發考卷啦!”不知是誰高呼一聲。已經初一的18LUCK進不去,也算經曆過大大小小各式各樣的考試,算個考場老手。“诶,80分。”我歎了口氣,定定看著這個曾相識的分數,但心態卻截然相反。思緒慢慢飄回到三年前,那場考試,那個令人悲傷的分數,以及我那特別的收獲……
      ——題記
        考試我認爲就是證明自己檢驗自己的一種方式,但那一次,那一個80分,令我明白了一種別樣的人生哲理——對考試寬容,那種寬容像一首韻律歡快、甜美的詩,令我豁然開朗的詩,爲我指點迷津的詩。
        天灰沉沉的,哭喪著個臉,淅淅瀝瀝地下著小雨,掉著淚。诶,真懷疑老天抄襲我的心情。我落寞地走在回家的石子路上,耳邊一直回蕩著老師的話語——管思涵,最近你的成績下滑得很厲害,這麽簡單的試卷才考了80分,都要倒數了……“啊!”我捂住耳朵使勁搖了搖頭想驅散老師的魔咒,但她那張憤怒的臉龐怎麽也不肯離開我的腦海。我抱住頭蹲在雨簾中,淚水不受控制地滑落……我不算個好強的女孩,但一直浸在“好學生”光環裏的我,“80分”無疑毫不費吹灰之力地推到我,推碎我那玻璃心。
        我突然站起來,發瘋似的沖回家,沖回屬于我的小窩,安撫安撫我受傷的小心髒。倒在屬于我的大床上,腦海中不經意浮現出往日沒考滿95分,父母那副凶狠樣。不受控制地我又想到同學們議論我分數的情景……窗外雨越下越大,雷公電母也來助陣,這聲音聽在我耳中,就像無情的嘲笑,諷刺極了……突然我眼前一黑,“某某中學一女學生考試沒考好跳樓自殺”這個標題一下子躥到了我眼前。我感覺此刻心口非一般疼,一種從未有過的恐慌感油然而生……
        事後我的心情也慢慢恢複,荒唐的想法一一跟我說“拜拜”。我靜下心來,認真思索這個80分,一個字眼“寬容”不合時宜地冒上心頭,“是啊,給80分一點寬容!”我開心地大叫起來。那一刻“寬容”就像一首恬靜的詩,一點一點撫平心頭的漣漪,像給我吃了一顆定心丸。
        那一次,我沉澱多時以後,自學了“寬容”學會給80分一份寬容,給自己一個試錯的機會。現在回過頭一想,爲什麽女學生會因爲一個不滿意的分數而離開這個美好的世界?歸根結底,她不夠寬容,她沒有良機拜讀“寬容”這首詩。現在我學會了寬容,學會給任何事物一個寬容的機會。
        我漫步在回家的路上,天氣很好,萬裏無雲,那條石子路經過三年的磨練,越發圓滑,也許它也拜讀過“寬容”這首詩。此刻80分的試卷如同浮雲,它會是我登上成功的一個墊腳石,這都感謝那首詩,那份“美麗”的寬容。
        寬容,是一首人閱人愛、脍炙人口的好事!

       幅絢麗的油畫總是由一支支五彩的色筆所描繪,一首動聽的歌曲總是由一個個跳躍的音符所演奏,一篇流暢的文章總是由一個個文字所演繹。但,每一個顔色都有自己的獨特,每一個音符都有自己的動聽,每一個文字都有自己的奧秘。因爲他們都有他們的世界,不是一幅油畫,一首歌曲,一篇文章的冰山一角。我不願當別人的風景,就像小草想離開大樹的陰翳在陽光下無悔的綻放,就像孩子想離開母親的懷抱自己在地上大踏步,就像野馬想掙脫主人的束縛在草原中奔跑。
      平凡的人注i定有平凡的生活?我一直堅信有一天,就算是再平凡的我也要脫穎而出。舞台的燈光總是熄滅的那麽快,沒等我舒展就已經轉移焦點,小時候,愛臭美的我也愛上了跳舞,喜歡舞台上跳躍的,喜歡舞台上動人的伴樂,更喜歡舞台上閃亮的燈光,但他們卻不屬于我,我的合照就只是框架的邊緣,我的動作只是身邊的陪襯,我的位置只是隊伍的後排,但我總喜歡模仿主角的動作,甚至學的的比我自己的更爲熟悉,即使我知道我比不上她那靓麗的臉頰,我比不上她動作的優美,我比不上她擁有的經驗,但主角的夢還是伴隨著我。學校元旦舉辦了一個晚會,我們班也做了一個詳細的計劃,同學們可以踴躍參與,爭取主角的名單。我和她成爲了最後的人選,小麗是我的好朋友,也是我們大家默認的主角,我們總是一起討論這個動作要怎麽做才可以更好,她知道我很想自己當一次主角,每當我排練完,我總是會覺得毫無激情,毫無鬥志,總會去嫉妒她,因爲我知道我落選的機會很大,但她不但沒有不理我,反倒和我談起了心——她也曾是一塊充滿瑕疵的璞玉,在經曆無數次的雕刻之後才成爲一塊光滑的玉石,我們都不是一個平凡的人,我們都是生活的主宰者,我們可以主宰我們的生活,主宰我們的人生,可以有我們自己的風景,關鍵看我們爲諸付出了什麽。她掀起了褲腳,我看到了一塊青一塊紫的傷痕,還有未愈合的傷口,在我眼中一切都那麽完美的她,竟然也會受傷。
      我激發了我的激情,振奮了我的靈魂,回到了舞台中一次一次的訓練,一次次的跌倒,一次次的失誤,一次次的疼痛,無一不激發我,我總是告訴自己,當自己的主角,當自己的主角,我要創造屬于我的風景。經過一個月,我們的比賽也正式開始了,卻有一個爲我們大家都意外的結果,我們都被選上了。第一次,燈光打在我的臉上,是那麽的耀眼,光芒跟隨我的舞步,音樂也跟著我跳動著,雷鳴般的掌聲也送給我了,合照中拿笑的像哭了那樣的也就是我了,站在最中間,最耀眼。
      我不再是別人的風景,我也可以那麽完美的展現我自己,我也可以讓燈光追隨,我也可以在相片中央,我也可以讓音樂跟著我跳動。我們堅信,我們再平凡也會脫穎而出,但在這之前我們必須爲之奮鬥,那樣我們才可以創造屬于我們自己的風景,當18LUCK進不去們自己的主角。 

      2001